5分排列3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排列3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7 13:32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华春莹表示,对美国而言,虽然大家都知道,美国把甩锅、推责中国,把“attack China”作为它的一个策略,但是我想美方用这样的策略来掩盖国内应对疫情的不利,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,就连美国国内很多人,包括我们的美国媒体也都是不相信的,对此也提出了很多批评。当地时间9月1日,美国政府表示,美国不会加入一个旨在研发、生产和公平分配的全球性新冠疫苗联盟,因为该计划是由世界卫生组织主导。据《中国日报》援引美媒报道,美国白宫副新闻秘书贾德·迪雷表示:“美国将继续和我们的国际伙伴合作抗疫,但我们不会被一些受到世卫组织和中国影响的多边组织所约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盖泽尔医学院助理教授肯德尔·霍伊特也表示,美国政府的举动类似于主动选择退出一份“保单”——美国本可以寻求与制药公司达成双边协议,同时参与COVAX,增加获得首批安全疫苗的几率。霍伊特说:“从简单的风险管理角度来看,这个(决定)是短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种可能性是,美国的疫苗获得了成功,但美国政府囤积了大量疫苗,为包括低风险人群在内的大量美国人接种了疫苗,而其他国家却没有疫苗可接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白宫官员向CNN表示,这些观点引发了阿特拉斯与医学专家伯克斯的多次冲突。例如上个月,就修改美国疾控中心对无症状人群进行检测的指导方针问题,两人在工作组会议上产生了争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环球时报》援引美国媒体分析指出,特朗普之所以邀请阿特拉斯参与到疫情工作组中,就是要“拿他当枪使,反对福奇和伯克斯”。知情人士也向CNN新闻表示,当阿特拉斯登上飞往华盛顿的飞机时,特朗普就已经对伯克斯不再抱有幻想,“自从伯克斯在一次采访中赞扬了众议院议长南希·佩洛西后,特朗普就开始对她表示怀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专家:如同主动退出“保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CNN新闻报道,本周一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FDA)局长哈恩对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表示,他可能会考虑在III期临床试验结束前批准一种新冠疫苗。CNN报道指出,这番表态意味着长期以来将自己定位为“科学和数据的非政治仲裁者”的FDA,也被卷入了政治风波之中。医学专家担心,如果美国民众就此认为疫苗研制是在仓促之下完成的,那么最终上市的疫苗势必将遭到怀疑。9月1日是北京大学2020级本科新生报到的日子。在新生人群中,有一个戴着黑帽子、留着齐耳短发,身穿淡蓝色衬衣、牛仔裤的女孩,就是此前备受关注的“考古界团宠”钟芳蓉。在8月27日接受央视采访时,钟芳蓉还是扎着马尾辫。对于临开学前换的新发型,钟芳蓉向澎湃新闻表示,短发打理起来更方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白宫应对新冠疫情的政策看似越来越多地受到阿特拉斯的影响,但事实上,后者所持的观点在白宫内部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——在阿特拉斯加入联邦政府之前,白宫就已经“坚定地专注于重新开放经济和保护弱势群体,同时鼓励年轻人和健康的人继续他们的生活”。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和副总统幕僚长马克·肖特也都曾强调了应对新冠病毒的“经济第一”方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美国政府的决定,一些专业人士则警告称,不要把焦点放在“赢得比赛”上。鉴于供应链的复杂性,无论各国是否愿意合作,疫苗研发必然是一项全球战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特朗普政府宣布拒绝加入COVAX计划之际,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跨越了600万大关。与此同时,白宫的“内斗”和对新冠病毒传播的“屈服”,正在“支配”着白宫的疫情应对政策,引发美国舆论的强烈担忧。